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成人笑话  »  女明星色劫
女明星色劫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 av在线 日本av视频 亚洲av 欧美av 成人av 免费av电影]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一、星期天的拍片现场

星期天下午两点的阳光还亮得刺眼,戴着墨镜的偶像明星林晓阳正将车子驶
进东区一座大楼地下停车场,白皙的脸颊因为天气热的缘故而些微地泛红,额头
上也渗出细小的汗珠。

匆匆将车子停好,晓阳取下墨镜,拿出面纸拭去脸上的汗粒,终于完整地露
出一张秀丽白皙的脸庞和那双明亮动人的大眼睛。她打开随身的黑色小手包拿出
化妆用品,快速而熟练地补妆。两分钟后,晓阳收拾妥当,打开车门下车反身将
车门锁好,背起皮包疾步走向电梯,一边走一边顺手又将墨镜戴起。

晓阳的身材虽然不是很高,但差不多也有一百六十六公分。她的体态轻盈,
面貌清纯可人,穿着蓝色紧身牛仔裤的一双美腿更显得修长。特别是一双清澈透
明似真似幻大眼睛和一头长长的秀髮,不知曾经风靡多少男女老少,尤其那些正
值青春期的少年,深深地为她而着迷。十八岁就出道的她,三年间拍过十多部的
影视广告作品,都有相当不错的的票房成绩。二十岁时,已被各媒体捧为国民美
少女,之后一部《还枝格格》红遍两岸三地。

只可惜正在当红之际,一向最疼她的父亲竟然因为车祸而过世,悲伤的情绪
让她中断了一年的演艺生涯。当她抚平伤痛正準备东山再起的时候,国片市场却
正好不景气,别说卖座如何,现在连个电影都没得拍了。以前有爸爸帮晓阳打理
一切,如今父亲已经过世,她也没有经济能力找经纪人,一切只有靠自己了。尽
管她青春貌美依旧,但在电影市场不景气的状况下,想找寻合适的演出机会,难
上加难。她跟大多数的电影明星一样,先在电视剧中客串一些角色,但一直没有
出色的表现。

上个月透过朋友的介绍,知道某个富商自行出资,召集人马準备拍电影。经
由朋友的推荐,请晓阳担任这齣戏的女主角。晓阳自是喜出望外,虽然不是很喜
欢这个剧本,但还是签了这部戏约。

这齣戏是描写一位刚从学校毕业的单纯女孩,在险恶奸诈的社会中,历经波
摺睏苦,终于成为女强人,晋身人人仰望的企业家。拍片工作已经进行了一个多
礼拜,虽然工作伙伴都是新人,相处倒还蛮愉快的。昨晚工作到半夜三点多,睡
了个好觉,一觉醒来已是艳阳高照,忙不叠赶来拍下场戏。

进入电梯,晓阳对着镜子再仔细端详了一下仪容,同时想一下今天要拍的这
场戏。今天要拍的是一场她到新公司上班不久,就被公司老闆强暴的剧情;这场
戏正是她对这个剧本最不满意的部份,虽然没有要求她脱衣服,但想一想自己毕
竟是个清纯玉女,这种剧情有可能破坏她的形象,本来是极不愿意接受,不过出
钱的大老闆强调这是整部戏最关键的部份,是剧中女孩改变人生观的重要情节,
绝不能马虎带过,而且这种剧情在现代社会中已经可以说是小儿科了,没有什幺
大不了的,她想一想也对,就不再坚持了。

电梯在一楼停了下来,有几个人走了进来,虽然戴着墨镜,还是被其中一个
小女生认了出来,在那边对她指指点点、窃窃私语。这情况她早已经习惯了,视
若无睹,装作没事。不过还有一点让她心中存有疙瘩的,就是今天戏里面要强暴
她的那个角色,是由大老闆的弟弟来客串。晓阳觉得这个大家叫他雄哥的中年男
人,平常没事就爱来片场管东管西,对电影根本一点不专业,居然要来客串这个
角色,更让她反胃的是,雄哥又矮又丑,还有令人作噁的口臭,要跟他合作拍这
场戏,一定是很不愉快的经验。

想着想着,电梯到了十六楼,她闪身走出电梯,走进右边的巨东贸易公司,
这是雄哥的公司,利用假日没有人上班的时候来这儿拍片。晓阳才刚进门,就听
到剧务小陈嚷着:「来了来了!可以开工了。」

晓阳取下墨镜,对着迎面而来的导演连声道歉:「对不起,导演,不小心睡
过头了。」

导演人还不错,堆起他招牌的笑脸:「没有关係,多睡一会,等下上了镜头
比较漂亮!」

那边雄哥左手拎着一个大哥大,右手从嘴角取出半截香菸,一副不耐烦的神
气,「搞什幺鬼,到现在才来,老子等得不耐烦了!」

导演忙打圆场说:「不算迟不算迟,现在就开工,两个小时就可以搞定!」
接着又跟小陈喊:「小陈!叫方姨来帮晓阳化妆了!东东!机器快点準备好!」

这个地方晓阳已经来过一次,也不理雄哥,就自己走到里面的一个房间,看
到方姨正将她待会儿要穿的戏服整理好,看到晓阳进来,便说:「赶紧化妆上戏
吧,不然雄哥又要东唸西唸了。」

方姨是导演的阿姨,大家都喊她方姨。说起来这部戏的工作人员大多是一家
人,导演是雄哥的拜把兄弟,摄影师是导演的弟弟,叫东东,灯光师则是方姨的
儿子,也就是导演的表弟,叫阿强。方姨虽然不是很专业的造型师,但化起妆来
倒也有模有样,不一会儿,已经将晓阳打扮成为一个楚楚可怜、清纯动人的少女
了。

晓阳打扮好就走出去,小陈递了杯水给她,顺便将这场戏的剧本再拿给她看
一下。晓阳接过剧本翻到令人不安的这一幕,心中开始扑通扑通地跳,脸上感到
些微的发热,手心也紧张地出汗。那边工作人员还忙着架机器、调灯光,大概还
有十来分钟才要开始吧!晓阳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喝了一口水,继续看着
剧本背台词。

过了一会儿,导演就请她準备上镜了。晓阳放下剧本,按照导演的指示,先
拍了她在办公桌接到老闆内线电话的剧情。虽然心情有些紧张,但表现得还算镇
定,只重来两三次就OK了。接着拍她敲门走进老闆办公室这一幕。然后有短暂
的休息,工作人员进到老闆办公室里面架机器、摆灯光。

这段期间,晓阳一直都不敢去看雄哥,却总觉得雄哥灼热的眼光一直盯着自
己,休息时,她心跳得更加厉害了,同时也感到有些晕眩,虽然不断地在告诉自
己:「这没有什幺!这没有什幺!又不是真的被强暴。」儘管如此,但一想到雄
哥那付嘴脸,仍然紧张得发起抖来。导演见状,过来拍拍她的肩膀说:「晓阳!
没有关係的,总有第一次,习惯就好了。」

很快一切又準备就绪了。雄哥已经被安排坐在那原本就是属于他的办公桌后
面。灯光灼热的照射下,晓阳心情比较缓和一点,除了摄影师、导演、雄哥外,
其他工作人员都在房外观看。只听见导演喊道:「来,準备,五、四、三、二、
Q!」

晓阳怯生生地走到雄哥面前问道:「老…老闆,找我有事吗?」雄哥将双腿
抬起翘在桌上,边抽着烟边说,怎幺,我很老吗?叫我老老闆啊!」

晓阳赶忙说:「不不,对不起,我有点儿紧张。」

雄哥说:「刚来公司还不太习惯吧。」

「还好!谢谢老闆的照顾」晓阳边念台词还记得用她清澈的双眼看着雄哥。

雄哥果然还是那付令人倒胃口的样子。「哪儿的话?怎幺说我照顾妳呢!」

「卡!」导演忽然喊卡。「晓阳,表现出有点儿怕又不会太怕的样子。」

这时候晓阳觉得有些不太舒服,脑袋晕眩的感觉更明显了。但仍是照着导演
的指示尽力演出单纯少女的感觉。她一边对着台词,一边想到待会儿要拍的强暴
戏,脚开始有些发软。

雄哥忽然说:「江小姐,怎幺啦!看妳不太舒服的样子。」

晓阳顺口回答说:「没事。」脑筋一片浑沌,却想不起剧本上有这幺一段对
白。

雄哥忽地站起身来,将香菸大力掼在烟灰缸中扭熄,上前扶住她说:「江小
姐,我看妳在这儿好好休息一下吧。」

晓阳忽然又记起了好像有这幺一段台词,接口说:「不了,我回座位休息一
下就好了。」

不料雄哥却一把将她抱住,半推半拉地将她抱到一旁的沙发上。晓阳大喊:
「老闆!你要作什幺?!」

雄哥奸笑道:「看妳这幺累,我当老闆的体恤员工,想让妳舒服一下啰!」

晓阳说:「不!让我走!」

雄哥将晓阳牢牢压在沙发上说:「妳走不了啰!」

晓阳一面挣扎着,一面说:「你不要,你不要……你不要……」一张俏脸涨
得通红。

雄哥露出邪淫的笑容:「我偏要、我偏要,哈哈!」一边用膝盖顶住晓阳的
小腿,让她无法动弹,一边竟动手在晓阳的胸部乱摸。

晓阳大吃一惊,觉得有被侵犯的感觉,怒道:「你这是做什幺!」

雄哥哈哈大笑:「做什幺?!干妳啊!做什幺!」忽然一把扯破晓阳的半边
上衣,露出白色的少女型胸罩。

晓阳惊恐万分,只觉事有蹊跷,不太对劲,这已经不是当初讲好的那样,也
不是剧本的内容,她想要挣脱雄哥的压製,却觉得全身无力。只得哭喊说:「雄
哥!你不要这样!」

谁知雄哥骂道:「死丫头平常正眼也不瞧我一下,今天要妳知道谁才是花钱
雇妳的老闆!」竟然还是剧本上的台词。

晓阳赶紧转头对着导演大喊:「导演,快救我。」没想到导演仍然用他惯有
的招牌笑容说道:「没关係的,晓阳,这样演很好。」

雄哥接着粗鲁地将另外半边的衣服完全扯了下来,晓阳白嫩的肌肤在灯光照
耀下,分外显得耀眼。晓阳扭动着身躯,极力要摆脱雄哥的掌握,但不知怎幺的
,就是使不出半分的力道。雄哥迫不急待地趴在晓阳身上,双臂顺势环住晓阳的
身体,双手绕到晓阳背后解开胸罩的勾扣。

晓阳大急,大声哭喊着其他工作人员的名字,「小陈、方姨、阿强、小亮!
你们谁快来救我啊!我不要啊!」可是任凭她怎幺哭喊,却没有任何人进来帮她
,而那边,东东仍然心无旁鹜地摄影,将这幕景况都一一拍进胶捲里。

雄哥将她的胸罩解开后,很快地一把将它脱掉,瞬间,晓阳雪白的双乳呈现
在众人眼前,现场所有的人因为看到美少女偶像明星的裸体而感到非常地兴奋。
晓阳的胸部虽然不是很大,但十分坚挺,漂亮的乳型,白皙的肌肤,玫瑰色小巧
的乳头,让人看了直流口水。晓阳实在没有想到会这样子暴露双乳在这幺多人面
前,还被拍摄成影片,吓得都忘记哭喊了,不晓得该怎幺办才好。脑海中想到的
是未来该怎幺面对媒体、以及亲朋好友。

雄哥没有让她多想的余地,将嘴巴凑到晓阳乳头上大力的吸吮起来,强烈的
刺激让晓阳不禁尖叫出声。她举起双臂想要推开雄哥,但毫无作用。反而像是抱
着雄哥的头一样。

雄哥吸了好一阵子,才抬起头来直说:「太棒了太棒了!就是妳这种美女,
吸起来才过瘾!」这时晓阳浑身痠软,身体似乎有一股奇怪的感觉在乱窜,这让
她不断地扭动娇躯,她的眼光也开始迷离,看起来有一种清纯的淫乱感。雄哥看
了不禁为之癡迷,俯下身去吻着晓阳的双唇。晓阳只觉一股恶臭扑到面前,樱唇
就被雄哥的嘴巴完全覆盖,狂烈的吸吻起来,在她还没来得及反应之前,雄哥的
舌头又窜进她的口中,钻来钻去,强烈的恶臭让晓阳想要呕吐。

「实在爽!接下来雄哥要看看妳的下面是不是一样可爱。」晓阳心中绝望至
极,心中本来还有一丝期望,没想到真让自己碰到这种变态的家伙,以及这一群
没有人性的工作伙伴!

雄哥将已经失去抗拒能力的晓阳重新在沙发摆弄好合适的姿势,然后粗暴的
把晓阳的裙子解开,一把扯下来,现出她雪白粉嫩的修长双腿。现在玉女明星全
身上下只剩下一条白色的内裤了。雄哥吞了一下口水,为即将看到的少女偶像私
处而兴奋得发抖。他的双手慢慢移向晓阳内裤上缘,碰到肌肤的剎那,晓阳像是
触电般的大喊:「不要!」同时双脚乱踢,踢到雄哥的脸颊。

雄哥大怒,一手一个的抓住晓阳的双腿,用力拉起,扛在自己的肩上,再俯
身向前,用肩膀的力量把晓阳的双腿往前压,形成九十度角的模样。双手趁势拉
下晓阳的的内裤,旁观众人都目不转睛,深怕错过任何一个镜头。现在,他们看
到,雄哥将晓阳的白色内裤完全从脚踝脱下,可爱的美少女已经是一丝不挂了。
晓阳赤裸的下半身同样是让人眼前一亮,只见雪白的双腿交合处,铺着柔顺的黑
色阴毛,不多也不少,恰到好处的捲曲细毛,彷彿随着晓阳的呼吸而上下起伏。

大家看得都呆了,雄哥也感动得瞪大眼睛直视晓阳的私处,他当然看得最为
清楚,只见几根阴毛覆盖下,粉红色的肉办微微开启,几点露水一般的水珠,依
附着阴唇发出光泽。这就是少女含苞待放的处女私处,等着他来採收。

而晓阳的确还是个是处女,虽然十六岁出道至今已有四年,二十岁的她,从
小在父亲的贞操观念教导下,仍然保有处女之身,没有想到只是答应演一场强暴
戏,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遭受如此的凌辱。这剎那间,她只觉得天旋地转,好
像世界末日到了;全身无力的状况下,她已经完全放弃抵抗的念头了,看着雄哥
脱掉她身上唯一的遮蔽,将她私秘的阴部展示在众人及摄影机前,真有生不如死
之感。但愿这是个梦,一切都不是真的,老天爷实在对她太残忍了。

但是更残忍的事还在后面,雄哥迅速地扒光他自己身上的衣裤,显露出雄壮
的肌肉,以及他那根早已一柱擎天的粗大肉棒,闪闪发亮的黑色龟头,慢慢靠近
晓阳的新鲜花瓣,碰触到的一剎那,晓阳也知道发生什幺事情了,啊的一声大喊
,全身一震,紧紧地向后一缩。雄哥再将她抓了回来,这回他先用粗糙的双手,
狠狠地在晓阳细嫩的阴唇猛力揉捏,一股酥麻的感觉流遍晓阳全身,那幺多人看
着她全身赤裸地被一个丑陋不堪的男人玩弄,而她又是未经人事的处女,在雄哥
的刺激下,让她既不安,又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快感,这是她未曾经历过的感觉。
理智让她厌恶,身体却产生一股追求情慾的冲动。

雄哥揉搓了一阵后,晓阳的阴唇张得更开了,透明的黏液不断地泊泊而出。
「妳这个好色的女人!刚才喊的跟杀猪一样,现在瞧妳那付淫蕩的模样,简直判
若两人!」门外围观的工作人员也确实感觉到这种情形,他们看到这个清纯的少
女明星,在雄哥几根指头的摆弄下,屁股竟然随着雄哥手指的起伏而连连地扭动
,大家都不自禁地嚥了嚥口水。

晓阳完全无法控製身体深处传来的那股蠢动,只觉得有说不出的爽快,不自
觉地就呻吟出来。雄哥满意的笑了,抬起晓阳的屁股,举起他粗壮的肉棒,对準
花唇中心,慢慢地将龟头送进去。接触的部份经过充分的濡湿,可以看到龟头慢
慢陷进肉穴中。

东东扛着摄影机也慢慢靠进,将镜头对準交合处,猎取特写的镜头。那边导
演则是用另外一具摄影机拍摄全景以及晓阳的表情。

雄哥一分一分地将肉棒插入,舒爽的感觉让他闭上眼睛,慢慢享受征服美丽
处女的感觉。而晓阳则是感觉到粗大的硬物入侵自己的体内,快感中夹杂着痛楚
,忽然一阵强烈的剧痛传来,她不禁痛苦地大叫:「啊!啊!」现场其他人看到
这一幕,都热血上涌,难抑冲动,阿强掏出自己的肉棒打起手枪,小陈不断地抚
摸隆起的裤档。

雄哥发现刺破晓阳的处女膜之后,稍停了一下,再度进攻。晓阳痛得屈起双
腿,却让雄哥取得更佳的姿势插入。不一会儿,雄哥的整根肉棒都已完全没入晓
阳的蜜穴,他深深歎了一口气:「我终于干到妳了!好爽,好爽!」晓阳的泪水
不断地淌出,自己的初夜就这样给了这个丑男人,未来她该如何是好?

而摄影机也忠实地纪录了这位少女偶像的破瓜过程,这是前所未有的绝佳镜
头,让这个拍过无数成人电影的导演也不禁颤抖起来。

沙发上,雄哥开始抽插起来,每一次的抽插,都深深刺激着晓阳的阴道,刚
破的处女膜,混合着快感的痛楚摺磨着她的身体,肉棒一次又一次地在她体内挺
进、退后,她雪白的身躯也随着不断地扭动,喘息混合着呻吟狂乱地表现她的情
慾,晓阳觉得一波波的快感如海潮般地涌来,觉得似乎快要到达顶点了,心中不
禁狂喊:「你们大家都来看我吧!都来强暴我吧!」

雄哥不断快速地反覆抽插着,窄小的肉缝让他有莫大的快感,他不断高喊:
「好爽!好爽!」大约抽插了一百多下,忽然觉得晓阳的阴道一阵紧缩,自己也
感到一阵酥麻,再也忍耐不住了,高潮来临前,倒也没有忘记导演的交代,赶紧
拔出肉棒,大量浓稠腥臭的精液喷射而出,遍洒在晓阳的脸上及雪白的乳房。

雄哥终于支持不住,瘫在一旁。晓阳也在高潮之后,频频娇喘,导演这才满
意的喊:「卡!」

忽然门外的阿强冲了进来,将他的肉棒对着晓阳两腿根部,抖了两下,就射
出一股精液,乳白色的黏液瞬间沾满了晓阳的黑色阴毛,以及红肿发胀的阴唇。
然后阿强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导演走过来在他头上用力扒了下去:「干!什幺时
候轮到你来献宝。」此时雄哥站起身来,拾起衣裤,晃着疲软的肉棒,向门外走
去,边说:「哎!阿强不错啊!可造之才,他想干下次就让他干,今天就让女主
角休息好了!」

晓阳睁开眼睛,强烈的灯光仍然照在她赤裸的身躯,周围人影幢幢,放肆地
对着她指点谈笑,言词淫秽之极,这些都曾经是和蔼可亲的工作伙伴,怎幺突然
间都变了样?就连方姨也夹杂在这些人当中若无其事地谈论方才的那场好戏。晓
阳叹了口气,坐起身来,捡起散落在地上衣服残骸,罩着胸前及下腹部。高潮的
余韵仍然在她体内发酵,酡红的脸颊像是喝醉酒一般,看起来另有一种颓废的美
感。此刻的晓阳脑中一团混乱,不明白自己究竟做错了什幺,要受如此的摺磨?
想着想着,眼泪又婆娑地掉了下来。

这时候导演走了过来,笑笑地对她说:「晓阳啊!表现不错啊?干什幺哭呢
?」晓阳再也忍不住,一个巴掌挥了过去,「啪」的一声脆响,导演的左颊立刻
浮起一个红印,晓阳的遮蔽身体的残衣却也掉落了一片,右乳又露了出来,她慌
乱地赶紧捡起来,将手环抱胸前。导演看了看,仍旧笑笑地说:「雄哥肏妳,又
不是我肏妳,为什幺打我?这巴掌我可挨的冤枉。」

晓阳怒说:「你们是早就预先设计好的,联合起来欺负我。」

「没错啊!我们本来就是专门拍A片的,是妳自己笨,这幺容易就被我们骗
,这年头还有谁想拍电影啊?A片好赚多了!」

晓阳没想到这一群人原来根本就是拍小电影起家的,自己毕竟是涉世未深,
一时不察,就这幺跌进万丈深渊,想要后悔也已经来不及了,自己的贞操毕竟已
经毁了!

导演还继续说:「其实妳想想,这样也没有什幺不好的吧?性爱本来就是很
正常的事,妳今年已经满二十岁了,是个大人了,做做爱是天经地义的事,现在
哪个明星还在守身如玉啊?性交是件很舒服的事,雄哥是箇中高手,妳应当同意
我这句话。」

虽然是被强暴失去处女的,第一次做爱也不是那幺舒服,但内心深处,晓阳
隐约感觉导演的话有几分正确,何况她也多少听说过性爱方面的事情,大多数人
的说法,的确就如导演所说的,性交是件舒服的事;加上方才经历的高潮,带给
她前所未有的甜美感觉,这让她羞惭得说不出话来。

导演见状,又说:「其实啊!很多小明星不都是一脱成名,也有些知名的偶
像明星在事业遇到瓶颈后,拍个三级片、写真集什幺的,就又大红特红起来了!
就像什幺李丽真啦、徐若萱啦!当初不都是清纯得不得了,后来还不都是靠着脱
衣服才翻身的?妳的条件比她们好多了,只要妳肯脱,保证妳红得发紫,钞票绝
对是数不完的!」

晓阳抬起头来,一对泪眼看着导演委屈地说:「我才不要赚这种钱呢!我爸
爸生前最痛恨演艺圈这种靠脱衣成名的风气,我不是那种人。」

「是,我知道妳不是那种人,所以我们才用这种卑鄙的手段让妳脱啊!不过
木已成舟、生米煮成熟饭,脱也脱了,露也露了,不如将计就计,狠很捞一票,
妳开心、我们开心、观众们更开心,大家开心不是很好吗?」

「我才不要做这种事,刚才的影片你该不会真的拿去卖吧!」

「怎幺不!这保证卖座的片子,我可是头一次遇到,大老闆为了这部片子可
也投下不少心血和资本,当然是要大卖特卖啰!」

晓阳听了气急败坏:「你们怎幺可以这样?这样叫我以后怎幺见人?我的朋
友,我的亲人?」

「反正妳父母都已过世,现在又没有男朋友,孤伶伶一个人,有什幺好担心
的?那幺多拍三级片、小电影的演员,不都过得好好的,没什幺大不了的!」

「我会去告你们强暴、诈骗!我要去法院申请禁製令,你们不会得逞的。」

导演却是一副老神在在、胸有成竹的样子,笑笑说:「告我们?没那幺容易
,当时是妳自己签的约,要拍这部戏的,强暴?那是按照剧本演的,我们出钱,
妳来演戏,何来诈骗之理?」

晓阳心下一凉,「这是早就布置安排好的计划,我怎会这幺傻?」

导演靠近她,拍拍她的肩膀,「晓阳,听话,这是妳的机会,也是我们的机
会,虽然手段不够光明正大,但的确是为了妳好啊!我保证只要妳配合我们,我
们会让妳红透半边天,绝对不会输给任何一个大牌明星,将来演艺圈必然是妳的
天下。即使妳不愿意配合我们,今天这幕精彩好戏,也够我们吃喝三年,但妳仍
然欠我们的戏约,只要我们告到法院,妳倾家蕩产也赔不起的。」

晓阳大吃一惊:「我只签了这部戏,哪有欠你们?」

导演挥挥手,小陈走了过来,拿了张纸递给晓阳,眼睛还贪婪地看着晓阳近
乎半裸的身体。晓阳接过纸细瞧,那正是先前她与大老闆签的合约,可是怎幺会
这样?原来只有一部戏的合约,变成了十部戏!「不可能的!这合约是假的!」

导演抽回晓阳手上的合约交给小陈:「怎会有假?只不过我们用了一些障眼
法,在妳签约时引开妳的注意,偷偷换了一份合约,妳自以为都看清楚了才签约
,哪知我们在这个小地方动了手脚。」

晓阳回想一下,当天的确在她正要签名的时候,一位小姐端茶进来,不小心
将水洒在桌上,一团混乱下,她也没注意其他人的动作,只顾着帮那位小姐整理
翻倒的茶具,等弄妥当之后,她也没有重看合约,就签了名,想必就是那时候被
人偷换了合约;唉,没想到父亲不在身边,自己遇到这点小事,就被人家骗。晓
阳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只好说:「你们都先出去,请方姨把我衣服拿进来
,我想清楚再答覆你。」

导演立刻退了出去,方姨将她的衣服拿进来陪着她擦拭身体、穿好衣服,晓
阳却是看也不看她一眼。方姨见状,说道:「晓阳,妳别怪方姨,我们全家是吃
这行饭的,妳今天是第一次,所以这幺痛苦,我们可是家常便饭、司空见惯了,
方姨也是心疼妳,还跟导演打商量,先让小陈拿了春药给妳喝,不然妳会更痛苦
。其实方姨看得多了,每个人习惯之后就不觉得怎幺样了。不过妳相信我外甥,
只要能赚钱,绝对不会亏待妳的!」

晓阳气愤地说:「包括找人强暴我吗?」

方姨陪笑道:「那是大老闆的弟弟,他一心想要上妳,大老闆才愿意出钱拍
这部戏,条件就是得让雄哥第一个……」

晓阳再也听不下去,转身开门冲出房门,对着导演说:「要我配合可以,将
来赚的钱,我要分五成!」

导演听了喜形于色,忙说:「没问题!就分妳五成!」




二、走上AV女优之路

晓阳下了决定了之后,心中反倒平静了下来。回到住处,她思考着未来该如
何?也许就像其他人一样,拍几部脱戏,赚够了钱,打开知名度之后,再作其他
的打算吧!

她进到浴室,放满了热水,宽衣解带,将全身泡进浴缸之中,她闭着眼回想
今天所发生的事,彷彿一场梦魇,她摇摇头,睁开眼睛,望着自己被玷污的身体
,拿起海绵使劲地刷,从胸脯到小腹,一遍一遍地刷着,但是心中的那团阴影始
终挥之不去。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0-12-01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