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武侠情色  »  黄蓉无惨系列一: 海外荒岛
黄蓉无惨系列一: 海外荒岛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 av在线 日本av视频 亚洲av 欧美av 成人av 免费av电影]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黄蓉无惨一: 海外荒岛 (上

酣斗中黄蓉忽然向前疾扑,反手掷出钢针,欧阳克挥衣挡开,黄蓉猛然窜上,举蛾眉刺疾刺他右肩。欧阳克右臂折断,使不出力,左臂穿上待要招架,黄蓉的钢刺在手中疾转半圈,方向已变,噗的一声,已插进他的伤臂。黄蓉心中正自一喜,忽感手腕酸麻,噹啷一声,钢刺掉在地下,原来腕上穴道已被点中。欧阳克出手迅捷之极,见她转身要逃,左臂伸了两伸,已将她左足踝上三寸的「悬锺穴」、右足内踝上七寸的「中都穴」先后点中。黄蓉又跨出两步,俯面摔下。欧阳克纵身而上,抢先将长衣垫在地下,笑道:「啊哟,别摔痛了。」黄蓉这一跌下去,左手钢针反掷,以防敌人扑来,随即跃起,哪知双腿麻木,竟自不听使唤,身子离地尺许,又复跌下。欧阳克伸手过来相扶。黄蓉只剩了左手还能动弹,随手一拳,但在慌乱之中,这一拳软弱无力,欧阳克一笑,又点中了她左腕穴道。这一来黄蓉四肢酸麻,就如被绳索缚住了一般,心中自悔:「刚才我不举刺自戕,现下可是求死不得了。」霎时五内如焚,眼前一黑,晕了过去。欧阳克柔声安慰:「别怕,别怕!」伸手便要相抱。忽听得头顶有人冷冷的道:「你要死还是要活?」欧阳克大吃一惊,急忙回头,只见洪七公拄棒站在洞口,冷眼斜睨,这一下只吓得魂飞魄散,叔父从前所说王重阳从棺中跃出、假死伤人的事,如电光般在脑中一闪,暗叫:「老叫化原来装死,今日我命休矣!」洪七公的本事自己曾领教过多次,可万万不是他的对手,惊惶之下,一掌下意识反手打向洪七公。

洪七公万万想不到自己挺着最后一口气,欧阳克居然还敢反击,功力全失的洪七公哪里可以抵挡这一掌,掌风印在洪七公的胸口上,好大一股劲力将洪七公打到山洞的墙壁,洪七公嘴角喷出了鲜血,内伤更甚,贴着洞壁缓缓地倒下去了。

欧阳克大吃一惊,本以为自己即将命丧洪七公掌下,想不到色胆包天加上本能性的反击,居然拆穿了洪七公的伪装。欧阳克连忙点了洪七公跟黄蓉周身大穴,跃出了洞口。欧阳克轻功卓越,没几下就在附近山壁折了不少藤蔓,在两人穴道解开之前用藤蔓将洪七公五花大绑。


对黄蓉,欧阳克爱到骨子里,自然要好好享用佳人,他一向自视甚高,对不屈从的女子往往百般挑逗,令对方无法抗拒后委身于他。黄蓉是第一个他用强的对象,朝思暮想了许久,无奈她一颗心老向着那个蠢笨无比的郭靖,每每令他想到之后气结。


没两下欧阳克就把黄蓉全身衣服解开,最忌惮的软猬甲也已经卸除,亵裤也除去,现在黄蓉身上只有一件淡黄的肚兜包着窈窕的身材。黄蓉虽还是少女,但这几年在江湖奔波后身形逐渐长成,尤其肌肤白里透红,身上还有少女独特的幽香,欧阳克亲近后闻的心神俱醉,连忙用藤蔓将黄蓉的两手绑在身后。


过了半响,黄蓉幽幽转醒,没想到自己身上除了肚兜之外没有一丝片缕,看着双手被紧紧地绑在身后,欧阳克压在自己身上亲吻自己的身体,不禁惊骇莫名,不断扭动身体逃离。本想马上咬舌自尽,却发现自己牙关的穴道被点,酥麻无法用力。欧阳克冷冷地看着黄蓉,眼角瞄着不远外的洪七公说道:「你若不希望你师父被抛去海里餵鲨鱼,就好好的侍候本爷,你自己想想,愿意的话就点头,不愿意的话就摇头。」说完立刻跳到洪七公的身边,往肚子就是一腿,洪七公重伤后神智未清,哪禁得住这样的折磨。不禁闷哼一声。


黄蓉眼看欧阳克要对洪七公不利,急忙点头,欧阳克此刻大喜,扑上去抱着黄蓉亲吻细嫩的肌肤。黄蓉此刻又羞又气,自己还没被靖哥哥温存的肌肤一寸一寸被欧阳克亵玩,臻首转过去脸上留下两行清泪。欧阳克知道黄蓉尚未屈从自己,不禁使出浑身解数,挑逗爱抚黄蓉处子之身。


欧阳克边舔边抚摸黄蓉温润的身子,从俏脸,到细细髮丝的后颈,到圆润的肩膀与背,同时手还不安分地抚摸着肚兜内精巧的双乳,黄蓉又痒又麻。没多久,欧阳克就把黄蓉身上仅剩的肚兜给脱下来,边揉边舔着黄蓉秀气的乳头。黄蓉的乳头是淡淡的粉红色,此时含羞待放,可惜抚摸她的不是自己朝思暮想的郭靖,想到这里黄蓉凄苦更甚。


驭女无数的欧阳克对尚未经人事的黄蓉,身体的每一寸反应都在他的掌握中,在轻轻的舔了双乳后,欧阳克用舌头打转撩播黄蓉双乳的蓓蕾,黄蓉忍不住瑶鼻轻呼一声,一种从未经历过的反应从乳房传来,忍不住随着欧阳克的舔弄发出了微微的呻吟。身体也随着微微颤抖,乳头也明显变硬。


欧阳克知道黄蓉身体已经开始动情,除了继续轻揉着舔弄黄蓉的双乳之外,手也不安分的往下抚摸,中指轻柔的揉着黄蓉的下体,此时黄蓉反应更为激烈,双手被绑在身后的身体不断扭动,想离开欧阳克的轻薄,但欧阳克就好比水蛭一般吸着他的乳房,同时好几根指头不断抚摸着黄蓉的玉贝。


直到欧阳克用手指轻轻地戳进去下体时,一种混和着快感与疼痛的感觉刺激着黄蓉,欧阳克轻柔着用手指滑过会阴、下体与后庭,黄蓉忍不住摇着头:「不要啊,那 髒」黄蓉心里悽惨的叫道。但欧阳克只是更若有似无轻柔着抚摸,黄蓉丰腴结实的臀部与大腿不断随着抚摸紧绷着。


黄蓉虽随着洪七公习武,但练武却浅嚐即止,没有用心,尤其是马步这类的基本功远不如郭靖扎实,但也因此黄蓉的腰腿有着习武女侠的苗条纤细,却不会因此肌肉结实,欧阳克先前欺淩过许多女侠,多半是肌肉结实之辈,看到黄蓉软硬适中的肌肤不禁大喜过望,双手开始不安分的大力揉着黄蓉的臀部。其后又把黄蓉的脸朝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


黄蓉此时不知道欧阳克想做甚幺,眼中露出惊惧的表情,欧阳克大手一挥,啪的一声,黄蓉白里透红的臀部瞬间就浮现几条打屁股的指痕。黄蓉吃痛,不断地摇头挣扎。「蓉妹妹,这是逞罚你一直不甘愿的接受本爷的追求。」说完欧阳克继续用大掌或轻或重的打着黄蓉的屁股,黄蓉连小的时候犯错黄药师都捨不得责罚,何况是现在全身被剥光趴着让欧阳克打屁股?她羞愤交加,眼泪不断地涌现。


欧阳克在打了数十下之后,将黄蓉摆成狗趴的姿势,双膝跟肩膀着地,黄蓉此时眼神呆滞地看着山洞前面的墙壁,欧阳克身体衣服一除,将黄蓉大腿一分,坚挺的男根就靠近着黄蓉未经人事的花径。


黄蓉是个古灵精怪的少女,虽然黄药师完全没教她关于男女人事相关的知识,黄蓉偶尔也知道抚摸自己的下体会有莫名的快感,然而直到现在她宁愿自己逃脱眼前的困境,只能无助的祈祷老天开眼,自己能逃离欧阳克这个贼子的狎弄。


然而事与愿违,黄蓉感受到一根粗大火热的物事靠近自己的下体,在顶开花径的同时,黄蓉只有屈辱的感受到下体逐渐撑开的痛苦,欧阳克不慌不忙,他就是要好好征服黄蓉的身心,好让她从此之后远离郭靖,变成自己的禁脔与胯下性奴。于是欧阳克慢慢的让黄蓉适应粗大的下体,同时不断的用下体顶弄黄蓉的阴核,一股强烈的刺激让黄蓉忍不住失声尖叫。


在黄蓉已经全身颤钭,春情勃发之后,欧阳克残忍地往前一挺,撕开了黄蓉的处女封印,黄蓉此时全身疼痛如雷击,活像一根烧红的铁棒烙着自己的下身,下身也流出丝丝鲜血,欧阳克此时充满着征服的快感,挺动着粗大的阳根不断抽差黄蓉娇美的臀部。黄蓉痛的想用牙齿咬住嘴唇,然而被点穴的嘴巴却酥麻无力,只好随欧阳克的抽差发出呜呜的惨叫。欧阳克此时就是要淩虐娇俏的黄蓉,每次抽差都一棒到底,黄蓉的大腿不断的往内缩,想要抵挡欧阳克的入侵。

欧阳克哪会不知道黄蓉的企图,用双腿把黄蓉的玉腿强制顶开,每一次都直接撞击黄蓉初经人事的子宫,黄蓉感到下体又痛又麻,偶尔还会传来一种不可言喻的妙感,抽插了半响,黄蓉忍不住前后摇着腰跟屁股,想让快感更强一点好压过疼痛。当黄蓉随着抽差摇摆丰满的翘臀时,欧阳克知道此时她已经完全动情,用双手大力的剥开黄蓉的双臀,下体不断的往前面顶着,另外大拇指也戳进去黄蓉的后庭。


黄蓉此时除了下体之外,后庭传来强烈的疼痛,她忍不住头转过去,泪眼汪汪的看着欧阳克求饶,欧阳克看着黄蓉楚楚可怜的求恳神情,心神为之一荡,但此时欧阳克朝思暮想的美人在自己身下娇喘,哪会怜香惜玉,大拇指戳的更进去。黄蓉为了要抵挡后庭的撕裂,下体收缩得更厉害,欧阳克此时是加倍的快感,喉头也发出跟野兽一样叫喊的声音。欧阳克在抽差一阵之后,两只大手往前抓住黄蓉的俏乳,大力的抓握着,同时用手指抓捏幼嫩的奶头,黄蓉感觉自己的乳房跟下体同时被淩虐,既疼痛又心伤。


淩虐了两刻钟,彷彿是过了一辈子这幺久,黄蓉只能在欧阳克身下发出低沈的呻吟,此时她感觉进入自己身体内的阳根胀大了些许,之后一股热流射进去自己的下体,黄蓉全身发抖,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欧阳克此时看着黄蓉全身赤裸,下体还带着丝丝混和血迹跟阳精的分泌物,想到自己已经得到朝思暮想的俏佳人,不禁大感快慰。功力十足的他,没两下精神就恢复过来,看着地上的黄蓉思索怎幺进行下一步的调教。


黄蓉无惨一: 海外荒岛 (下)


约莫过了两柱香的时间,黄蓉悠悠转醒,张开眼只看到欧阳克在自己身边欣赏自己一吋一吋的玉体,黄蓉此时有如出水芙蓉,香汗淋漓,肌肤透着红润,美艳不可方物, 下体混杂着阳精与丝丝鲜血缓缓流淌而出,欧阳克方才用近乎强暴的方式淩虐挞伐着黄蓉,刚破身的黄蓉根本还没体会到人事的快感,有苦于自己哑穴被点,黄蓉下意识翻转缩起了身子,夹紧了双腿,双眼恶狠狠的瞪着欧阳克。


「蓉妹妹,是我不好,妳实在长得太美了,跟天仙一样,我一时忍不住就跟你做夫妻了,你看,在这荒岛上,甚幺人也不会有,咱俩在这里做夫妻不是挺好的吗?」说完欧阳克右手一伸,解开黄蓉的哑穴。有洪七公当要挟的把柄,欧阳克已经不担心黄蓉会自寻短见,现在他处心积虑希望软硬兼施,让黄蓉对自己服服贴贴。


「呸,你这个下流鬼,竟敢用卑鄙的方式玷汙我的身子,改天我向爹爹说,看他不把你千刀万剐?」黄蓉好不容易可以开口说话,杏眼圆睁,恨恨地看着欧阳克。想到自己清白的身子本该在洞房花烛夜交给靖哥哥,忍不住脸上两行清泪又落了下来。


「蓉妹妹,妳已经是我的人了,相信你爹爹也会为我们高兴,叔父跟令尊同列五绝,妳跟了我,也不算埋没妳,本少爷会好好疼爱妳的。」欧阳克温言劝抚黄蓉。「况且,我们身在荒岛,妳上哪找妳爹爹去?妳师父我会好好照顾,不用妳担心的。」说罢欧阳克起身往洪七公走去,想把他叫醒。


「等等,你…你想对我师父做甚幺?」黄蓉甚怕欧阳克对洪七公不利「你把师父移到另一个地方吧,我…我不想师父醒来看到我这个样子。」黄蓉深怕洪七公转醒发现自己已经被欧阳克强暴而自责,加上现在自己赤身裸体,也实在没脸面见师父,不禁语气放软稍微恳求欧阳克。


欧阳克正求之不得,他等着好好调教黄蓉各项房事之道,有个洪七公这个破烂乞丐大剌剌的在旁边,岂不大杀风景,不如藉此卖黄蓉这个人情「蓉妹妹既然这幺说,我就先带七公他老人家到外面散散心了」说完欧阳克抱起洪七公,脚步一点飞出了山洞口。


把洪七公放在树下,确认身上的藤蔓绑得很扎实之后,欧阳克三步併两步的回到山洞里,此时黄蓉用尽全力将身体翻滚到山壁,全身畏缩着瞪着他。


「蓉妹妹,本少爷虽然不是甚幺正人君子,但也不是不会怜香惜玉之人,你好好听本少爷的话,我保证不会对你师父不利,但如果你不听从的话,或者是有逃跑的念头的话,本少爷也不敢保证甚幺了,妳自己想想」欧阳克冷笑着说道。


黄蓉想到自己已非清白之身,加上靖哥哥在海上生死未卜,心里唯一悬念的只有爹爹跟师父两位老人家,想说横竖豁出去了,量这个贼子觊觎自己美色,应该不会对师父不利,加上自己身无片缕,双手被反绑,周身大穴又被点,即便聪颖如黄蓉,一时半刻也实在找不出逃脱的方法。只好半区半就,委屈的说「好,只要你不伤害师父,我听你的便是。」


这句话在欧阳克耳中听来,真是恍如仙乐,双手劲如疾风的在黄蓉身上解穴,但却不把背后的双手解开,黄蓉急着叫道「为什幺不放开我的双手?很痠麻呀!」欧阳克答道「抱歉了,蓉妹妹,在确认妳是不是真心的跟了本少爷之前,还是保险一点比较好。」其实以欧阳克的身手,他根本不担心武功弱上一大截的黄蓉会逃跑,只是纯粹喜欢征服难以追求黄蓉的感觉而已。


欧阳克把黄蓉拉了起来,黄蓉脚步一个跄琅,起身的时候牵动刚开苞的下体,不禁吃痛轻哼了一声,跪了下去,黄蓉年幼天真,又不解男女之事,实在很难想像欧阳克还有甚幺花招对付自己,欧阳克宽了宽长袍跟裤子,把那跟雄伟的阳根挺到黄蓉嘴边,黄蓉爱洁,看到上面混和自己处子鲜血跟欧阳克阳精的肉棒,吓得花容失色叫道「你…你做甚幺?」


「不是才说要听我的吗?怎待现下就反悔?」欧阳克哪会不知黄蓉的反应,此时他好比抓到老鼠的猫儿,不断玩弄戏耍着娇俏清纯的黄蓉。「爷教你怎幺讨好男人,妳可还有得学着呢,不过你天资聪颖,我看不需要我花太多时间。」欧阳克说完两手锢着黄蓉的头,将俏脸拉向自己的下体。


「嘴巴张开,不然有妳苦吃的」欧阳克说完手下一伸,拧着黄蓉的乳头,黄蓉痛极惨叫,一根又腥又臭的肉棒就插进自己嘴巴里。此时黄蓉才知道自己愚笨的可笑,这男人有千百种方法让自己生不如死,无奈为了师父,无论如何得先逃出生天。


欧阳克此时感受到自己的下体被暖暖的口腔包覆着,舒服的难以言喻,开始捧着黄蓉的头前后开始抽插,黄蓉此时口中腥臭难当,嘴巴涨的满满的,不断顶向自己喉头的肉棒,让自己难过的忍不住边流泪边作呕。


「识相的就别用牙齿咬,要多用舌头顶,妳要快点解脱就多学着点」欧阳克边抽插边跟黄蓉说着,黄蓉天资聪颖,即便是男女之事,抓到了要领后,也学得很快,为了尽快逃避眼前的痛苦,只好委婉的配合,边吸吮边用丁香小蛇缠绕着嘴里的凶器,嘴里满是腥味。


「喔…蓉妹妹,妳果然一点就通,聪明伶俐,我真是没看错妳,喔…」在黄蓉曲意配合下,欧阳克此时下体传来一阵阵不亚于开苞时的快感,尤其黄蓉灵巧的小舌或顶或缠,或舔或吸,即便欧阳克久经花场,也要专注心神才不会缴了械。此时欧阳克每次都粗暴的抽插着,肉棒上腥臭的痕迹已经被黄蓉嘴里的唾液清洁好


欧阳克最后实在受不了了,抓着黄蓉的头往前猛力一顶,黄蓉哪知欧阳克的用意,想说尽力配合好解脱,没想到喉咙里一股腥臭的热流射出来,在呼吸困难的情况下黄蓉差点翻起了白眼,「呜~~~~呜~~~~~」喉头也不自觉的抽搐着。

在欧阳克兽慾得逞之后,身下的肉棒逐渐变软,黄蓉此时实在受不了了,脸趴在地上乾呕。「蓉妹妹,这只是个开始,以后我还有很多床第之事可以好好教妳呢,哈哈哈哈哈哈…..」


极度羞愤,呕吐加上呼吸困难,黄蓉一口气喘不过来,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欧阳克探探鼻息,知道黄蓉身体无恙,看着嘴角流出丝丝精液,欧阳克不禁得意的笑了出来。


接下来数十日,除了打猎让黄蓉烹调,顺便照顾功力全失的洪七公之外,欧阳克每天玩弄着黄蓉娇美的肉体,黄蓉的表情从一开始的羞愤,坚毅,到逐渐变得麻木,荒岛之中根本无法逃脱的痛苦,让黄蓉一度放弃求生意念,讽刺的是,自己的身体却一天天对欧阳克的亵玩反应更敏感,而本来清秀窈窕的身材,现在彷彿是被灌溉施肥后了花朵一样变的更娇豔,举手投足不但更有少妇的妩媚感,乳房更是变大了不少,原本娇小如少女的臀部也逐渐变得丰满,这些自己身体上的变化,黄蓉心里十分反感,但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好过一日算一日。


另外,由于迟迟等不到郭靖,黄蓉大概心知肚明,知道靖哥哥能活着来找她的机率也越来越低,只要有机会出洞口,黄蓉总忍不住远眺海面静静地流泪,祈祷奇蹟的出现。而欧阳克则以黄蓉的生命威胁洪七公就範,每天更是在洪七公练气到一半的时候点个穴,让洪七公一直处于气血沾滞的状态,功力回复非常有限。


欧阳克也没好到哪里去,除了张罗岛上的生活大小事之外,荒岛生活实在相当的无趣,所以除了温存之外,欧阳克也变相玩弄黄蓉得更厉害,黄蓉最痛苦的是欧阳克为了怕自己逃走,连解手都要在旁边观看,黄蓉虽师承黄药师,轻世俗礼教,然而毕竟还是一个姑娘家,被人当宠物一样在旁边观看自己大小解,这个人又是夺去自己清白的贼子,心理的凄苦,一度让黄蓉想自我了断。


另外一个黄蓉痛不欲生的是綑绑跟抽打,欧阳克不知有甚幺本事,把藤蔓用的炉火纯青,除了用藤蔓把自己用各种方式綑绑起来亵玩外,偶尔还用藤条抽打自己的身体,偏偏总要在黄蓉动情之后,用藤条或轻或重的鞭打黄蓉的臀部、腹部跟背,让她求恳自己插入。黄蓉不是被反绑,双手吊起来,大腿分开倒吊,就是被无尽的花样给玩弄,痛苦之余,黄蓉无奈的身体也慢慢适应这种夹杂痛感与快感的床第之欢。


欧阳克时而温柔,时而粗暴狂乱的虐待,层出不穷的花招让黄蓉心力交瘁,况且战场还是自己不断变敏感的身体,有一日,欧阳克点了黄蓉四肢穴道,五花大绑,饿了两日,只给着清水,黄蓉饥饿难当的求恳着「求…求你给我点东西吃吧」可欧阳克总是不理,直到第三日,当黄蓉浑身无力的趴在地上时,欧阳克饿虎扑羊般的扑上饿的奄奄一息的黄蓉,三两下把她的身上衣服脱掉,然后用手指开始温柔的按摩着黄蓉的后庭,黄蓉恍恍惚惚间感到下体一阵异样的感觉,但自己又饿又累,实在没力气挣脱,欧阳克看準黄蓉此时无力抵抗,裤子一脱,粗大的阳根就往黄蓉的后庭顶进去。

黄蓉此时惊怒交加,感觉到下面一股不亚于破身的痛楚,撕裂开自己的后庭,不由得发出阵阵凄厉的惨叫,欧阳克哪管那幺多,顶开后庭初时的紧窄,欧阳克开心的长驱直入,并开始抽插,欧阳克看着自己粗大的下体,狂暴的顶开黄蓉精巧的后庭,丰满的臀部前后摇摆颤抖着,征服慾望更盛,体弱的黄蓉此时哪堪的起如此挞伐,心里不断叫苦,只希望这头野兽尽快得逞兽慾之后饶了她。


「饶…饶了我吧…不要啊…疼…停…停下来吧…」无论黄蓉如何求恳,慾火中烧的欧阳克哪里会轻易放过,除了更使劲的抽插之外,双手也不断的抚摸黄蓉全身,黄蓉除了后庭疼痛之外,竟意外的发现在欧阳克爱抚之下,自己的身体即便在疼痛中也有快感,无奈中只好自己放鬆身子,随着欧阳克摆弄。


抽插了半响,看着黄蓉从一开始的抵抗,到后来无奈的顺从,欧阳克一股兽慾越来越高涨,后庭的紧窄跟黄蓉先前被开苞的下体相仿,不禁一股脑地把所有阳精全部射入黄蓉的后庭中。黄蓉只感到下体一阵灼热,一股热流射入自己的屁股中,之后半软的肉棒缓缓的退出自己的身体,眼泪又不自觉得像断了线的珍珠一般下滑。


至于还漂流在海上的郭靖,此时浑然不觉自己心爱的蓉儿被玷汙着,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了。


<第一篇完>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0-07-16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