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淫荡人妻  »  [调教淫妻](04)作者:说太岁
[调教淫妻](04)作者:说太岁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 av在线 日本av视频 亚洲av 欧美av 成人av 免费av电影]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8637


              调教淫妻【4】

  上章说到就在晓璇兴奋的将水杯里的水,往门外泼出去后,听到晓璇花容失色的惊呼声:姊…怎么会是你……

  只见门口站着一位穿着黑色女西装外套、白色衬衫、黑色窄裙、黑色高跟鞋女职
  业套装的美女,手上拿着保温罐……

  一幅惊诧莫名的表情,清秀俏丽的脸庞与眼镜沾满了水珠,黑色外套下的白衬衫也略为湿透,一改往日的强悍精明,那就是晓璇的律师表姊…文珊…

  而旁边则是双手扶着裤裆,脸上露出极为痛苦的表情,身体卷曲颤抖,侧躺在地上,痛苦呻吟着的…德民…

            (一)德民的蛋蛋破了

  晓璇急忙将门外惊诧莫名的文珊拉进来玄关、一脸愧疚的连声道歉,我也赶紧将平日放置玄关的卫生纸递给文珊,陪着笑脸说道:不好意思,文珊…我们不知道是你…

  这时刚把黑色女西装外套脱下的文珊,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将西装外套交给晓璇后,伸手将我递给她的卫生纸一把抓过去擦拭着她的脸颊…

  文珊擦拭着她的脸颊及眼镜,同时连珠炮似的问说:你们俩夫妻到底在搞什么?

  泼了我一身水…门外那个鬼鬼祟祟的鬼东西你们认识吗?不认识的话就报警,告他意图偷窃、擅闯民宅吧!另外晓璇,这保温罐里的鸡汤是你妈要给你喝的…
  我立即接过保温罐,继续陪着笑脸说道:那是我的朋友德民,他是来找我的…

  我话一说完,赶紧放下保温罐,到门外将德民搀扶进来坐到玄关的长椅上,晓璇也赶忙过来帮忙搀扶,一脸同情的说:要不要送医院啊…

  此时德民的额头满是汗珠,显见他是真的极为痛苦…

  这时文珊刚刚戴上擦拭完的眼镜,一抬头看见晓璇,便一脸惊讶的说:天啊!晓璇,你怎么穿那么短的短裙,都短到大腿根了!还有你在你家干嘛穿着高跟鞋…

  我跟晓璇还来不及回答,早已恢复强悍精明、骄横自傲的文珊,随即转身双手交叉至胸口处,冷眼看着德民说道:一个大男人被我踢了那么一下,有那么痛吗?

  我看你就别装了吧!

  德民已经痛到说不出话来,我只好赶紧帮德民澄清说:文珊…德民他真的是很痛,不是装的啦!你看他额头上的汗珠…

  文珊一脸不可置信的低下头看,发现德民的额头上确实满是汗珠,但是文珊那天生自傲、死不认错的个性,让她毫无愧疚之心,擦着鲜红色口红的嘴角微微翘起,讥讽的语气说:喂…你是不是男人啊…怎么那么脆弱…

  看着文珊那骄横跋扈的姿态与神情,若不是看在她是晓璇的表姊,又是个律师,我还真想狠狠的对她踹上一脚,再趴光她的衣服,拿着皮鞭抽她…

  看着痛苦的德民,极富同情心的晓璇,这时不愿跟文珊争辩,弯着腰拿着卫生纸帮德民擦额头上的汗,而这时站在德民面前的我,突然发现德民的眼光余角,竟盯着晓璇雪纺上衣里空无一物的酥胸…

  我好气又好笑地想着:好你个贱人,老二被踢这么痛苦的当下,居然还色心未减,盯着晓璇的双乳,让晓璇雪白的酥胸、坚挺有弹性的双乳、娇巧玲珑的乳头,第一次在除了我以外的男人面前赤裸裸的展现…

  但德民没看过多久,估计是起了生理反应(俗称勃起),下体的疼痛感暴增,德民痛的哀嚎不断…

  我眼见德民越来越痛苦,心想这不是办法,便赶紧对文珊说:我看他是越来越痛苦,这样不行,万一出了事怎么办?还是赶快送医院吧!

  没想到冷血的文珊,竟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双手仍旧交叉至胸口处,冷笑着说道:不过踢他一下,会有多严重,休息一下待会就好了啦!我踢过好几个,也没人像他痛的这么夸张…

  眼见文珊仍旧骄横跋扈,觉得我大惊小怪,我突然心生一计,将德民扶躺在长椅上,故意背对着晓璇和文珊蹲下,快速的将德民的腰带解开…

  再迅雷不及掩耳的将德民的长裤连同内裤往下拉,这时的德民根本无力反抗只能任我摆布,在拉德民裤子的同时我的身体迅速的往左闪,嘴巴也同时喊着:文珊,不信你看看…

  就在德民的裤子被我往下拉的瞬间,因为看了晓璇双乳的德民,而勃起的肉棒也同时应声跳了出来,赤裸裸展现在晓璇和文珊二位美丽俏佳人面前…

  晓璇和文珊面对我突如其来的举动,还没反应过来就硬生生的看着德民那根勃起的肉棒跳了出来…

  顿时间晓璇和文珊同时尖叫了一声:啊…,再同时双双满面羞红的将脸撇开…

  文珊撇着脸气急败坏,羞红着脸骂道:死明傑(明傑是我的名字)你在搞什么…快点将他的髒东西收回去…

  我苦笑着说:没办法,你不是说他不严重,我只好让你看看,眼见为实,你才会相信啊…

  晓璇则又惊又羞,转身撇着脸同时双手掩住脸说:老公,我和姊都相信了啦!你快点帮德民把裤子穿上…

  对晓璇和文珊说的话,我这时全当没听到似的,用手抵挡着德民那双毫无力气却想穿回裤子的双手…

  稍微扳开他的双腿,观察着德民整副生殖器,看他到底哪里受伤了…

  我发现到德民左边的蛋蛋呈现着异常红肿发紫的现象,深感不妙…

  於是我仍旧蹲着抵挡德民的双手,再稍微往后退,转头告诉文珊说:文珊,你过来看,德民的蛋蛋真的受伤了,都肿起来了…

  文珊仍旧撇着脸,满面羞红、怒气沖沖地骂道:你快点把他的髒东西收回去啦…

  我只好转向晓璇正经八百的说:晓璇,你爸是医学院教授,也教过你一些医学常识,人命关天,你不要害羞过来看看,到底严不严重…

  晓璇仍旧背对我和德民,双手掩住脸,娇羞的说:你不要叫我看,人家不敢看啦!

  这时我已知事态严重,便语气着急的说:晓璇,你现在不敢看,等德民真的出事了,文珊可是要吃官司的,你到时可别后悔…

  晓璇一听,觉得我说的有道理,为了她表姊文珊,她也顾不得害羞,只好缓缓的把手放下,转身双颊绯红的看着德民的下体…

  这时德民的老二因为疼痛,而犹如消气的气球,变成皱巴巴的小老二,左边蛋蛋清楚的呈现异常红肿发紫的现象…

  晓璇见到这一幕,被吓的花容失色,口语颤抖的说:姊,他…他那个地方都瘀青了,不能再拖了,我们必须赶紧送他到医院…

  这时文珊才意识到事态严重,她也不顾羞耻低下头观看德民的下体,等发现德民的左边蛋蛋确实呈现异常红肿发紫的现象…

  文珊她才惊觉,她踢德民胯下那一脚,确实让德民脆弱的蛋蛋伤的不轻…
  身为律师的她知道德民一旦出事的后果与严重性,万一德民以后不能生育或不能人道(做爱),文珊可是无法摆脱责任的…

  所以文珊马上换了个人似的变的神情紧张,主动打电话叫救护车…

  而晓璇当下也着急的忘记自己的衣裙内空无一物,帮我穿好德民的裤子后,连包包都没拿,高跟鞋也没换,便和我一人一边搀扶着德民到楼下等救护车…
  没多久救护车一到,文珊她二话不说便跳上救护车,照顾着德民,而我也立刻开着车、载着晓璇跟在救护车后面,直奔医院…

             (二)急诊室的春光

  一路上我故意夸大言词,跟晓璇说德民的蛋蛋如果受损太严重,将来是无法生育的,也无法再有性生活…

  而晓璇也深知睾丸的脆弱与重要性,十分同情德民以及担心她表姊之后要负的民、刑事责任,根本没时间去注意衣裙内空无一物的自己…

  到了医院急诊室外面,我让晓璇先下车去帮忙照看德民、安抚文珊,晓璇想都没想便匆忙下车,直入急诊室…

  我故意将车停在医院外面的收费停车场,好让晓璇离开医院时必须多走一段路…

  等我走进急诊室便看到文珊在角落处,正与医护人员在德民病床旁边,讨论着德民的情况…

  而晓璇则在急诊室另一处像无头苍蝇般四处张望,似乎还没找到文珊与德民…

  此时晓璇的身边附近,则聚拢着五、六个男人,老中少皆有,全都色咪咪的盯着晓璇的胸部以及她那雪白直嫩的一双长腿…

  几位护士虽然在急诊室忙碌着,却也是窃窃私语、品头论足、评论着晓璇…
  晓璇这时虽然有所惊觉,粉颊潮红、羞愧难当,但是找不到文珊与德民又不能先行离开,六神无主不知所措,只能双手交叉掩盖住酥胸……

  我又惊又喜,庆幸今天凌辱晓璇让她暴露的计划终於成功,看着晓璇羞愧难当,娇羞的模样,我的裤档不争气的膨胀起来…

  但我深知不能过火,必须见好就收,万一晓璇心里承受不住,产生抗拒暴露的心态,反而不利於对晓璇的调教暴露…

  而且待会离开医院时,在取车的路程还能继续凌辱晓璇让她暴露,更何况她表姊文珊就在附近,我怎能不在晓璇的身边护花呢!於是我便朝晓璇走了过去…
  一看到我走了过来,晓璇便如同看见救星般,立即拉着我着急的说:老公你赶紧去帮我买件衣服或外套!人家的胸部都被看光了啦!羞死人了!

  我将晓璇交叉的双手拉开定睛一看,原本白色雪纺上衣,在家里、车子里灯光较弱仅能呈现略为透明的状态,也只能隐约看到乳头激凸阴影的效果…

  但是在医院急诊室的强烈灯光照射下与医院超强的冷气让晓璇的乳头挺拔直立,相互加乘下、大大加强乳头激凸的效果…

  此时晓璇上半身不仅粉嫩的乳头看的很清楚,就连乳房轮廓都显现出来,整件白色雪纺上衣诱人的效果近乎透明状态…

  晓璇羞红着脸,环顾四周感受到众男人更加贪婪的目光后,急忙挣脱我的手重新将双手交叉掩盖住酥胸,神情羞愧着急的说:你赶快去帮人家买衣服啦!
  我假装面露不舍,无辜的模样说:怎么会这么透明,刚刚在家不会啊!都怪我,为了救德民,我都着急的忘了提醒你,可是这是在医院,我去哪帮你买衣服!
  看到晓璇焦急不安、神情焦躁的模样,我便惺惺作态要脱掉我上身的蓝色T恤,一副舍身取义、护花使者的模样,凛然的说:璇,你穿我的衣服吧!

  晓璇不愧是我那体贴善良、处处为我着想的好老婆,见我要脱掉自己的上衣给她穿,急忙阻止我,柔情似水的说:你别脱,你脱了不就上半身要打赤膊了吗!
  我继续表现一副舍己为晓璇的表情说道:我丢脸没关系,我不能让你难受、难堪,况且你的胸部走光都是我的责任,我得负起责任…

  晓璇听完后,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一副感动的神情,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我说:没关系啦!你不用自责,我自己也忘记没穿,我还可以忍耐…这里很冷,你脱掉上衣会感冒的…

  晓璇美丽的脸庞突然转为羞红,含羞的继续说:我没有难受、难堪啦!只是被他们看到胸部,人家很害羞!你不必担心,我会试着去接受、理解他们的目光看看…

  看着晓璇如此的体贴温婉又善解人意,一股暖流油然生起让我的心暖暖的,我感动不已情不自禁的将晓璇抱在我怀里,温柔的说:取妻如此、夫复何求…
  晓璇先是轻拍着我的背,再缓缓的推开我,眼露笑意,娇羞的说:这是在医院,大家都在看着我们呢!我们还得赶紧去找我姊和德民…

  於是我便牵着晓璇那柔嫩细致的手,去找文珊和德民(晓璇另一只手终於也放了下来,敞开心胸、使酥胸尽露)…

  刚走近德民的病床,便听到文珊焦急的在询问医生初步检查后,德民的受创情形,而医生则表示患者伤势颇为严重,需要先行住院再让主治医生做进一步检查…

  这时文珊口中喃喃自语的说:怎么会这样,才踢一下就这么严重…

  而此时医生也看到了晓璇,狩猎般的眼神游离不定,由上而下瞄着晓璇那乳波尽露的酥胸与雪白诱人的双腿,及穿着鲜红色细跟高跟鞋的美足…

  随即医生心有领悟、有感而发,轻咳一声后说道:患者睾丸受创情形会这么严重,应该是正处於充血状态,再受外力袭击而导致严重受创现象…

  晓璇也略有所悟,而粉颊绯红、尴尬不已,羞愧的低着头…

  文珊则是听的毫无头绪,一副疑问的神情问着医生说:什么叫充血状态…
  眼神仍旧游离不定,瞄着晓璇那诱人春光的医生,听到文珊的询问,急忙转头正色的看着文珊说:所谓的睾丸充血状态,就是指患者受到激烈的性刺激,而使患者的生殖系统感受到大脑传来的性刺激,使生殖系统产生充血状态的现象…
  此时文珊仍旧听的一头雾水,口中又喃喃自语的说:激烈性刺激?充血状态?哪来的激烈性刺激,让他那里处於充血状态?

  而这时医生也详细的跟文珊解说男性睾丸的功能与脆弱,及创伤后续应如何治疗等,眼神仍不时瞄着晓璇那近乎透明的诱人酥胸及雪白迷人的长腿…

  等医生讲解完后,旁边早已等候已久的护士拿着德民的健保卡及一些病患资料,递给文珊并对文珊说:小姐,麻烦你先替你朋友办住院手续好吗?

  文珊只好赶紧接过德民的健保卡及病患资料,按照护士小姐的指示,一副焦急无奈又充满疑问的神情,自顾自的去帮德民办理住院手续…

  我和晓璇则在德民病床旁边等候,护士帮德民打了止痛针又让他吃了镇定剂,德民早已昏沉沉的睡着了…

  我见晓璇双脚穿着我们做爱用的12公分鲜红色细跟高跟鞋,从家里帮忙搀服着扶德民到楼下,又在医院站了一个多小时,现在一定又累又痠…

  我轻声温柔的对晓璇说:璇…你很累了吧!来…先坐下吧!

  我示意晓璇坐在德民病床的床沿,晓璇有点犹豫摇着头,我半强迫性双手放在她的肩膀轻轻往下按,让晓璇坐在德民病床的床沿上…

  晓璇坐下后随即将双手握拳轻轻搥着自己的膝盖,一脸轻松的说:老公…你真的好贴心…你怎么知道我的腿痠呢?

  我温柔的对晓璇说:你是我最爱的人,我当然要时时关心、呵护着你啊!
  晓璇脸上顿时洋溢着幸福,灿烂的笑容,娇嗲的说:还是老公对我最好了!
  我也对晓璇报以微笑,忽然我发现斜对面处,有一位病患的年轻男性家属坐在病床旁的塑胶椅上,眼睛不时上下飘移,偷瞄着晓璇的酥胸及裙内…

  但我估计他只能看到晓璇那近乎透明的诱人酥胸,因为晓璇的双腿并拢着,但他还是有意无意的偷偷瞄着…

  我想应该是被晓璇坚挺激凸的粉嫩乳头、若隐若现的乳房轮廓,及那双雪白直嫩

  的双腿及穿着鲜红色细跟高跟鞋的诱人美足所吸引(因为真的很诱人)
  这时我本着造福男人、无私奉献的精神,立即蹲下身子半跪在晓璇身旁,轻声的说:我帮你按摩小腿和脚踝吧!

  晓璇神情紧张的说:不要啦!太显眼了,已经很多人在注意我了!

  我微笑着对晓璇说:他们会注意你,那是因为你太美了!你自己说,只要有你在的地方,有谁不注意你呢!你到现在还没习惯啊!

  眼见晓璇露出甜蜜的笑容,我继续劝服她说:你不是说要试着去接受、理解男人的目光吗!别害怕,我只是帮你按摩小腿和脚踝而已,你闭着眼睛享受吧…
  晓璇听完,安心的点点头,让我将她的左脚连同鲜红色的细根高跟鞋,轻轻抬起…

  放置在我跪在地上的右腿上,再稍微挪动着晓璇穿着高跟鞋的左脚,使晓璇的裙内方向对准斜对面的年轻男子,我伸出双手分别轻揉着晓璇的左小腿及脚踝…

  此时晓璇不疑有它,脸上露出即惬意又舒服的笑容,双手左右分开放置於床沿,歪斜着头、闭着眼睛享受着我的按摩…

  但是斜对面的年轻男子,此时脸上也露出即惬意又舒服的笑容,原本双方距离就仅约三公尺左右,又因为晓璇左脚高跟鞋被我轻轻抬起…

  使着晓璇的双腿张开的角度约莫50度左右,且双腿一上一下,定让晓璇的裙内风光更为清晰、淫穴露出的部分也更多…

  我相信年轻男子,他绝对能够清楚的欣赏到晓璇的阴毛、阴蒂及小部分淫穴,因为他脸上不可置信的表情,贪婪的眼神及高高隆起的裤档,已经足可表明一切…

  这时斜对面又走来一个岁数相仿的男性到年轻男子的身旁蹲了下来,估计他们应该是兄弟…

  随着年轻男子的目光,他们一同贪婪的欣赏着晓璇那诱人的酥胸及裙下风光,裤档也一同高高的隆起(估计他蹲下的视野应该看的更多也更为清楚)…

  而四周仍然充斥着七、八双色咪咪的眼神,贪婪的目光默默地注视着晓璇那近乎透明的诱人酥胸…

  约莫二、三分钟后,晓璇惬意的张开双眸,伸着懒腰、两手打直,刚张开眼睛还来不及说话的晓璇,立即发现了斜对面的二位年轻男性…

  正露出色瞇瞇又极度贪婪的目光,两眼发直的直盯着她的胸部及裙内…
  晓璇急忙从我手中抽回左脚,双腿紧闭,又发现四周仍有七、八个男人,也同时色咪咪的盯着她的诱人酥胸,晓璇又再度将双手交叉掩盖住酥胸…

  我站起身坐到晓璇的身旁,轻声的安抚晓璇说:别害怕,这是在医院,我也在你旁边,他们只能一饱眼福而已…

  我瞄了一眼晓璇,见她不再害怕便继续说:璇…你想想,他们的亲人或自己都正在生病或受伤,都是最难过、痛苦的时候,托你的福,让他们藉由你美丽的酮体获得些愉悦,暂时忘却他们的痛苦,也能沖淡些许哀愁,不至於沉浸在愁思的之中,是吧!

  晓璇点点头释怀了不少,交叉在酥胸的双手缓缓的放下来,左手却握起粉拳轻捶着我的右腿,樱唇微嘟、粉颊绯红的说:你那张嘴太能说了,人家说不过你…

  我贼笑着说:我的好老婆,不是我这张嘴能说,是你心地善良、善解人意,又有同情心,我是想让你藉由帮助别人减少痛苦,进而使自己获得快乐,所谓助人为乐嘛!也只有你才能明白我的用意…

  晓璇依偎着我,听完后嫣然一笑,然后又俏皮的握起粉拳轻捶我几下,之后便大方的让急诊室的众人,肆无忌惮、贪婪的欣赏着她那美丽的酮体…

  没多久一名护士便过来告知我们,可以把德民送至病房,於是我和晓璇便帮忙护士推着德民的病床离开了急诊室,也离开众人贪婪的眼光…

  由於德民是突然受创,而医院也表示单人房、双人房均已客满,所以只能先到健保房(即四张病床的四人房)…

  到了病房后,发现文珊早已经在那里等候,而文珊此时也淡定从容许多…
  文珊一见到晓璇的正面,便惊讶的忘记病房内还有着六、七位病患及家属,张口便喊着:我的天啊!晓璇…你这穿的是什么衣服,我都看见你的乳头了…
  一说完,整间病房男女老少所有人眼睛都盯着晓璇的酥胸不放,晓璇这时满脸绯红,娇羞的躲在我身后不敢回答,我赶紧陪着笑脸说道:都怪我,急着要送德民来医院,所以忘记提醒晓璇…

  文珊冷着眼看了我一眼后,语气嘲讽的说:连这种事你也能忘,亏你还是晓璇的老公,让自己的老婆春光外泄,我真替晓璇感到不值啊!

  躲在我身后的晓璇一听到她表姊责备我,便急忙上前护着我说:姊…你别怪明傑啦!他是怕你会吃官司,所以着急要送德民来医院,而且我自己也忘记了…
  文珊此时尽显律师本色、得理不饶人的继续说:晓璇你真的太单纯了,这种事情你还能帮他说话,就算明傑忘记了,你们待在医院多久了,他为什么没去帮你买件衣服或跟别人借件外套,就这样让你的胸部被别的男人看光光…

  晓璇刚要张口再帮我说话,文珊的连珠炮又起:晓璇你还是先遮好你的胸部吧!

  你老公他不在乎别人看,但是你自己要在乎,懂吗?这是身为女人的尊严,而且你在医院春光外泄这件事,如果让你妈知道的话,我看明傑不死也得脱层皮…

  文珊转头盛气凌人的对我说:明傑,你别忘了,当初我阿姨(晓璇母亲、我岳母)

  可是非常反对晓璇跟你交往,当时那么多人在追晓璇,随便一个都比你有学识、有财力,你可是在我阿姨面前以生命作保证,保证不让晓璇受一点委屈的,你看你现在连帮晓璇找件衣服都做不到,你的保证呢?你还是男人吗?

  原本见我被文珊数落就已经为我深感委屈,想替我争辩又争不赢口若悬河的文珊,现在听到文珊又提起旧事,还要把此事告知妈妈,让她来责备我…

  晓璇看我脸色铁青,知道我一直在忍耐着,急的眼眶泛红、担心害怕,虽忍住了哭泣,却忍不两行清泪滑落下来,一跺脚、转身哭倒在我的怀里…

  我轻声抚慰着晓璇说:璇…你别担心,你姊只是在吓你,她不会跟你妈嚼舌根的…

  文珊听见我对晓璇说的话,刚要出言嘲讽,我便抢先说道:文珊…我真心相信你不会在我岳母那里乱嚼舌根的…因为我岳母如果问起我们为何会在医院,我不会跟我岳母说,是因为你踢了德民的下体…

  还有我也不会说你在医院的时间,其实跟我们一样久,你也没有提醒晓璇,而且你连一眼正眼都没瞧过晓璇,不然你不会直到现在才来责备晓璇春光外泄…
  我看了一眼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文珊,继续泰然自若的说:文珊…你也知道晓璇把你当成亲姊姊,你也一样把晓璇当成亲妹妹,不是吗!所以大家就别互揭伤疤,多一点包容、姊妹情深不是很好吗?你说是吧!

  此时文珊脸上虽露出不服气的表情,但一时之间又想不出反驳我的话来,转而以一种不可置信却又极其複杂的神情望着我…

  随后文珊知道奈何不了我,不想再自讨没趣,便自找台阶说:其实我也没怪你的意思,只是晓璇她真的很单纯善良,我希望你能多多保护她,别让她受委屈…

  我赶紧见好就收,面露笑意的说:这是当然,保护晓璇疼惜呵护她,本来就是我这个当老公的责任嘛!而且她还有你这个美丽的好姊姊疼她啊!

  文珊冷艳的脸孔,难得展现出迷人的笑容与娇羞,对我抱以微笑点点头,伸手在病床拿起德民还没换上的医院病人专用衣服,走过来披在晓璇的身上,再拥抱着晓璇,晓璇也随之转嗔为喜、破涕为笑,一边笑着一边擦拭着眼泪…

  文珊逗着晓璇说:真是个长不大的孩子,都快三十了,还这么爱哭…

  之后文珊转头对护士说:医院的衣服先借我妹穿,我们要先回家一趟,晚点再过来归还衣服可以吗?

  护士无奈点着头说:可以,要记的归还,而且不能弄坏喔!

  没等护士把话说完,文珊便拎起包包,对我和晓璇说:我们走吧!先回你们家,我的外套还放在你们家,车子也停在你们家附近…

  我还没回话,文珊便牵着晓璇的手离开了病房,我也只能默默的跟在后头,这时我寻思着如何摆脱文珊,毕竟晓璇今天的穿着实在太诱人了…

  这是我认识晓璇以来,晓璇第一次在公众场所,全身仅穿着薄质的透明上衣及超短迷你裙,而里面空无一物(也是轻度暴露期唯一的一次)…

  晓璇的酥胸及下体也近乎赤裸裸的,让几十个男人任意欣赏、视奸过,这么难得的凌辱调教暴露机会,我怎能到此结束呢!

  我绞尽脑汁,还是想不出办法,急的我脑细胞都不知死了多少…

  到了医院大门口,文珊突然转头问我车子停在哪里,我也只能如实的回答,在医院外面的收费停车场…

  文珊听完马上颐指气使的说:你去把车开过来吧!我和晓璇在这里等你…
  我苦笑着点着头,望着晓璇的酮体,徒呼负负无可言,我无奈的低着头悻悻然走出医院大门,往收费停车场而去…

  我心里咒骂着文珊:贱人、该死的贱人,尽坏我的好事…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0-08-11更新.